中国一汽徐留平:汽车产业变革将影响钢铁需求

没钢铁就没汽车,正因为有了钢铁,才使汽车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

█2017年,全球的新能源汽车产量超过142万辆,同比增长了54.5%。在下一轮汽车产业转型当中,新能源汽车无疑是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历史上,汽车的主价值是钢铁,是“钢铁+”发展模式。未来汽车电池的使用量将大幅增加,电子电气的价值不断增加,将形成“X+汽车”模式。
█2019年,一汽直接采购用钢170万吨,其中,来自中国宝武的钢材占了69.18%,来自鞍钢的钢材占了34%。
(摘自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在钢协六届一次会员大会期间的演讲。)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表示:

徐总不仅介绍了一汽的概况,也给我们描述了一幅中国汽车工业和世界汽车工业的清晰图景,既指出了钢铁与汽车工业合作的潜力,也指出了钢铁面临的竞争与挑战。这是来自汽车行业最新的、最权威的报告,这是为我们特别准备的,其中提到许多汽车与钢铁的关系。非常感谢!
徐总还答应,一汽研究院和材料研究所之后会与中钢协进行专题交流,大家可以再次坐在一起,用更长的时间进行研讨,了解汽车,了解钢铁和汽车的合作,也欢迎各钢铁企业积极参加。
徐留平:汽车产业变革将影响钢铁需求

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

实习记者 樊三彩 报道
记者 顾学超 摄影

汽车产业和钢铁产业密切相关,没有钢铁,就没有汽车。正因为有了钢铁,才使汽车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1月11日,在钢协六届一次会员大会期间,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在钢铁产业链合作与发展专题报告会上表示。

当日,徐留平做了题为《变革中的汽车产业和钢铁》的演讲,分别从全球汽车产业发展史概况、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历史、变革中的汽车产业和钢铁、中国一汽发展概况、红旗发展概况等5个方面做了报告,为钢铁行业与汽车行业深化后续合作提供指引。

 

三大因素驱动汽车业四大变革

徐留平在谈及全球汽车产业的百年进化史时指出,全球汽车产业的产能布局,按国别来分的话,中国是唯一一个产销量均突破2000万辆的国家,美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处于第二梯队,产能规模在500万辆~1000万辆之间。

谈到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历史,徐留平表示,中国一汽诞生于1953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的汽车产业主要就在一汽。改革开放以后,汽车产业开始搞合资企业,1984年成立的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是第一家,这也是中国汽车产业走入全球汽车产业的关键一步。2017年,中国汽车产量达到历史最高的2887万辆,这是根据国别来比较的。2018年,中国汽车产业开始下滑,2018年、2019年分别下降了1.8%、9%左右。

徐留平强调,汽车产业正处于百年汽车产业最大的变革当中,有三大因素驱动汽车产业技术向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轻量化转变。这三大因素分别是:产业政策,包括环保政策、技术升级的政策、节能政策等;消费升级,比如移动出行领域,消费者不仅可以购买汽车,也可以购买服务,这是一种新的消费模式;技术创新。

“2017年,全球的新能源汽车产量超过142万辆,同比增长了54.5%。我们认为,在下一轮汽车产业转型当中,新能源汽车无疑是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徐留平强调。

因而,在这种驱动下,整车的价值正在并将发生重大变化。徐留平对2018年和2025年汽车的整车价值进行比较后发现:传统类汽车以钢铁为主的组成分别是车身和底盘、动力系统,这两项的价值占比分别为51%、32%。预计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成为汽车产业主流后,各部分价值的占比将发生较大变化。其中,车身和底盘将占比27%;动力系统价值占比将为36%;电子电气等将成为汽车产业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占比35%。

“也就是说,预计到2025年,汽车以钢铁材料为主的组成构件的价值在整车价值中的占比,将从原来的83%降为27%左右。”徐留平总结道。

徐留平据此提出,历史上,汽车的主价值是钢铁,是“钢铁+”发展模式。未来汽车电池的使用量将大幅增加,电子电气的价值不断增加,将形成“X+汽车”模式。

科学布局实现逆势增长

2019年,在中国汽车市场下滑10%左右、行业利润下降近25%~30%的情况下,中国一汽一枝独秀,无论是自主品牌还是合资品牌,都取得逆势增长。其中,销量为346.6万辆,同比增长1.3%;营收达6200亿元,同比增长4.4%。

徐留平认为,这得益于中国汽车市场的大容量(每年两千七八百万辆)以及中国一汽积极打造能够打动消费者的产品,也得益于多种战略的综合运用、多方面的科学布局。

在战略层面,2018年,中国一汽发布“831”战略,即在2018年~2025年8年间,三大指标(规模指标、效益指标、员工收入指标)翻一番。

中国一汽目前在国内的基地主要分布在5个区域:东北基地,主要在吉林长春;华北基地,主要在天津;华东基地,主要在山东、江苏;西南基地,主要是成都;华南基地,主要是广东。“可以说,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到今天,全世界最先进的工厂都在中国。”徐留平说道。

同时,中国一汽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14个国家建立16个组装基地,组装比例超60%;海外业务覆盖49个国家,累计出口汽车超30万辆。

在布局层面,围绕下一代汽车产业转型趋势,中国一汽高度重视、积极开展研发布局。在全球范围内,中国一汽通过打造“三国五地”研发布局,整合全球优势资源。“三国五地”研发布局分别是德国慕尼黑的前瞻设计中心,美国硅谷的人工智能技术中心,国内长春的全球研发中心、北京的前瞻技术创新中心、上海的新能源研发中心+设计中心。同时,中国一汽还构建了完备的研发组织架构,主要有新能源开发院、智能网联开发院、造型设计院、创新技术研究院、材料与轻量化研究院、奔腾开发院、商用车开发院等。

在重视研发的同时,中国一汽还通过对旗下品牌进行精准定位来拓展市场。以红旗为例。“‘红旗’是一汽的魂。各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关心、支持红旗车,特别是习近平主席最近3年以来,所有的走访、国事活动都用红旗车。”徐留平表示,红旗的愿景是“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精致主义品牌”,旗下有4个产品系列:L系、H系、Q系、S系。

为实现这一品牌定位,红旗车L平台制造工厂是全球顶级的高端车制造厂;在营销服务方面,中国一汽提出“311”客诉快速处理机制(3分钟相应,1个小时出具方案,1日内问题解决)。

徐留平介绍,2017年红旗车的销量为4702辆,2018年为3.3万辆,2019年为10万辆。“2022年,我们的目标为40万辆~50万辆,2030年要达到100万辆~120万辆。”他说。

“我们这也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已经对社会公布,必须全力以赴实现目标。”徐留平指出。

·  热  ·  问  ·  热  ·  答  ·

沈彬:如何做到市场往下走、产销量往上走?

徐留平:有了金刚钻,就有瓷器活儿!

徐留平的演讲结束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20年轮值会长,沙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沈彬向徐留平提问。沈彬表示,2018年、2019年,整个中国汽车行业产销量都是下降的,分别下降1.8%、10%左右,而且整个全球汽车产业也是下降的,但是一汽销量却实现年年翻番。“一汽的市场往下走、产销量往上走是怎么做到的?您如何看待未来汽车市场的走势?”沈彬问道。
徐留平回应沈彬:“首先,2020年汽车产业销量增长大概还是在1%左右。其次,中国汽车市场那么大的容量(每年两千七八百万辆),这样大的一个市场,不论升还是降,关键要看有没有东西能够打动消费者。所以,中国一汽提出,打造梦幻的产品来打动消费者,有了金刚钻,必然就有瓷器活儿。实际上,从过去两年红旗汽车的实践来看,每推出一款产品,都是爆款产品,包括现在停在会场外面最新的红旗H9。只要有优秀的产品创新、技术创新作为基础,中国汽车市场就不可能一直下滑。”
确实,在大咖们热烈探讨的同时,停在会场外的红旗H9早已吸引无数人争相拍照。这辆徐留平特意从长春带来的1月8日刚刚发布的新款红旗,成为当天刷屏朋友圈的明星产品。

张鹏:“三国五地”下,一汽核心竞争力是?

徐留平:产业资源不平衡,技术布局来解决!

其后,本钢集团副总经理张鹏接过话筒继续提问:“一汽出台‘831’战略(八年三大指标——规模指标、利润或者经济质量指标、员工收入指标翻一番)后,本钢也为之振奋。尤其是近期,红旗H7、H8在市场上都有非常好的表现。那么在一汽‘三国五地’(美国、德国、中国;硅谷、慕尼黑、长春、北京、上海)研发机制中,一汽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徐留平先是对本钢多年来对一汽的竭诚服务表示感谢,然后回答了张鹏的问题:“之所以要搞‘三国五地’研发机制,主要是传统汽车产业资源不平衡。中国汽车无疑是后来者,欧洲和美国走在前面,历史长、人才多、经验多,所以一汽在欧洲和美国建立了研发中心,来弥补中国国内汽车产业技术资源的不足。其次,一汽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也建立了工程技术中心,同时在海外一些地区进行技术布局,主要是在最新的技术方面,比如新能源、智能网联、人工智能,因为传统的技术在长春我们就可以拔高、提升,所以,这样就能让最前沿的技术、人才资源能够为一汽所共享。”

温馨提醒: 本章来源于模具钢网 www.mojugang.com,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

欢迎发表您的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