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业收入增长结构的分析

  本报首席专栏作家 李拥军

工业共划分为41个大类工业行业。分析某一年度工业营业收入增长由哪些大类工业行业所拉动,或是哪些大类工业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形成拖累,有助于我们判断工业结构的变化情况,有助于我们明确工业经济的运行特点,并从工业结构优化的角度明确工业发展的方向。本文将对2017年~2019年工业收入增长的结构进行分析。

2019年度各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情况分析

 如何评估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019年1月~10月份工业收入同口径增长了4.2%,同比增量为3.45万亿元。41个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同口径增量占整个工业收入同口径增量比重(简称“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反映了各行业收入增长对整个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排序前10位的行业见表1。表1中的10个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合计增量占整个工业收入增量的比重为79.41%,是2019年工业收入同口径增长的主要贡献者。

有些大类行业营业收入同口径增量占工业收入增量的比重较高,通常与该行业营业收入规模较大、营业收入占工业收入比重(简称“营业收入占比”)较高相关联。如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同比仅增长2.7%,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29位,且较整个工业收入增速低1.5个百分点。但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却高达2.99%,在41个工业行业居第12位。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虽然收入增速偏低,却在工业收入增量中保持着较高的贡献率,主要源于该行业收入规模较大,如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3.92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排序中居第9位。

某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长能否对整个工业收入增长产生较好的拉动效果,一是要看这个行业收入规模的大小,二是要看行业收入的增速。收入增速相同时,营业收入规模越大的行业,对整个工业收入增长的拉动作用越明显。而一些收入规模偏小的行业,即使收入增速再高,也难以对整个工业收入增长产生较明显的拉动效果。如开采辅助性活动(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4%,在41个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首位。但该行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仅为1827.4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营业收入排序中居第38位,较低的行业收入规模决定了其2019年收入增量仅为340.24亿元,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仅为0.99%。

 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10位行业的共性特点

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10位的行业中,有9个行业在41个大类工业行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排序中进入前13位,仅医药制造业排名第16位。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等3个行业在营业收入排序中进入了前5位。这9个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占比的合计值为50.72%;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合计值为74.61%,合计拉动2019年工业收入增长3.13个百分点。上述现象表明2019年工业收入增长的显著特点是:9个具有一定收入规模优势的行业支撑了整个工业收入的增长。

医药制造业营业收入规模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处于中上游水平,但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排序却居第8位,主要源于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9.2%,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8位,表明较高的营业收入增速是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有较大贡献的首要影响因素。

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10位的行业在行业属性上还具有如下特点:一是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3个行业属于材料行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4个行业属于高端制造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属于能源动力行业,农副食品加工业属于居民消费品行业。据此可判定:材料工业与计算机等高端制造业拉动了整个工业收入的增长。

 对工业收入增长贡献率较高行业的分析

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6位的行业保持了较高的贡献率,如第6位的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7.93%,领先第7位3.07个百分点(见表1),领先优势极为明显。这6个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合计贡献率为61.38%,共同拉动2019年工业收入(合计)增长了2.58个百分点。这6个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具有如下特点:

⑴非金属矿物制品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4.3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8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11.9%,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5位,而且是营业收入前15位行业中的最高增速。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4572.58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营业收入增量占比)为13.24%,在41个行业贡献率排序中居首位。因此,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巨大贡献率首先来自于该行业营业收入的高速增长,其次来自于该行业较高的营业收入规模。

⑵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9.06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1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4.7%,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仅居第22位。但该行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4066.6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1.78%。因此,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依靠自身突出的收入规模优势和中等水平的营业收入增速,成为对工业收入增长有巨大贡献率的行业。

⑶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5.9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3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7.1%,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13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3914.72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1.34%。据此判定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巨大贡献率是该行业超高的营业收入规模、较高的营业收入增速共同作用的结果。

⑷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5.42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4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5.8%,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18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2969.05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8.6%。因此,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巨大贡献率,首先来自于其较高的营业收入规模,其次来自于该行业中等水平的营业收入增速。

⑸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4.6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7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6.8%,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仅居第15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2930.98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8.49%。因此,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较高贡献率,首先来自于其较高的营业收入规模,其次来自于该行业中等偏上的营业收入增速。

⑹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2019年1月~10月份营业收入为5.25万亿元,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排序中居第5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5.5%,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仅居第19位。该行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量为2736.27亿元,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7.93%。因此,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较高贡献率,首先来自于其较高的营业收入规模,其次来自于该行业中等水平的营业收入增速。

2019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10位的行业中,专用设备制造业的收入规模仅高于医药制造业,但该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4.86%,高于农副食品加工业、金属制品业,而这2个行业的收入规模都要高于专用设备制造业。这一差异的产生主要源于专用设备制造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7.5%,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居第11位;而农副食品加工业、金属制品业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分别增长了4.1%、5.4%,在41个工业行业收入增速排序中分别居第20位、第24位。因此,专用设备制造业得以以较高的收入增速在工业收入增长贡献率方面超越农副食品加工业、金属制品业。

近3年主要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

  近3年营业收入增长的大类工业行业情况

2017年1月~10月份,41个大类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同口径比较均为正增长;2018年仅有其他采矿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2个大类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同口径比较为负增长,但有30个行业的1月~10月份营业增速低于2017年同期;2019年汽车制造业、造纸和纸制品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纺织业、纺织服装服饰业5个大类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同口径比较为负增长,同时有36个行业的1月~10月份营业收入增速低于2018年同期。从41个大类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增速变化看,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整体运行态势要优于2018年,2018年要优于2019年。

经测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2019年1月~10月份工业收入同口径增长了3.45万亿元,而2017年、2018年工业收入同口径增量分别为11.24万亿元、7.54万亿元,表明近2年工业收入不仅增速出现回落,而且收入增量亦出现回落。

 

 近3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前10位行业的对比分析

 

近3年41个大类工业行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列前10位的行业名单见表2。2017年收入增量列前10位的行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率合计值为67.18%,2018年提升至69.67%,2019年进一步提升至79.41%。上述情况表明,拉动工业收入增长的行业越来越集中于少数行业,也说明41个大类工业行业中多数行业收入增长较为乏力,增长结构需要优化。

对影响2017年、2018年、2019年工业收入增长的大类工业行业进行对比分析可知: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5个大类行业连续3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排序进入前10位,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属于高端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属于材料工业,这表明近3年部分高端制造业、材料工业支撑了工业收入的增长。其中非金属矿物制品业营业收入增量占比由2017年的4.73%大幅提升至2019年的13.24%,两年间提升了8.51个百分点,主要源于该行业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高达15.3%、11.9%,属于收入增速较高的行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营业收入的高速增长以及对工业收入增长的巨大拉动作用,与我国这两年基建投产、房地产投产保持较高增长相关联。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3个大类行业2017、2018年营业收入增量占比排序居前10位,但2019年均退出了前10位。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属于环保压力较大的行业,国家在环保承载负荷较大的地区实施的环保限产等政策使这两个产业的产品产量难有增长,同时这两个产业的2019年各月PPI指数(生产价格指数)出现下降,如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2019年各月PPI指数同比均为负增长,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虽然有3个月PPI指数小幅增长,但其他月份下降幅度却很大,如9月~11月份PPI指数的下降幅度均超过了9%,价格的下跌必然影响这2个行业2019年收入的增长,如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2019年收入下降1%,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2019年收入仅增长2.7%,较2018年回落了20.3个百分点。

汽车制造业2017年~2018年收入增量占比连续2年居前10位,但该行业2019年1月~10月份收入6.46万亿元,增速为-3.3%,从一个对工业收入增长有巨大贡献的行业变为一个拖累工业收入增长的行业。经测算,如果汽车制造业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与2018年持平(6.1%),则汽车制造业将拉动工业收入增长0.5个百分点,整个工业收入增速调整为4.96%。汽车制造业2019年收入下降,主要源于汽车产量的大幅下降,2019年1月~10月份汽车产量为2029.3万辆,同比下降11.1%;同时汽车行业2019年各月PPI指数同比均为下降,但下降幅度均未超过1个百分点。汽车产量及价格的同步下降,特别是汽车产量的大幅下降,必然对与其关联性较强的一些大类工业行业(如钢铁、橡胶、通用设备、专用设备)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综上,2017年~2019年工业收入增长的共性是:部分高端制造业及材料工业支撑了工业收入的增长,特别是计算机制造等高端制造业一直对工业收入增长保持着较高的贡献率。这3年的差异是:2017年、2018年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对工业收入增长的贡献较为突出。2019年汽车制造业等5个大类工业行业的营业收入同口径比较为负增长,同时有36个行业的1月~10月份营业收入增速低于2018年同期,表明2019年工业增速回落是全局性的,特别是汽车制造业2019年营业收入的下降,对整个工业收入增速回落的影响巨大。因此,提高整个工业的收入增速,既要改善整个工业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在促进整个工业品消费增速回升方面出台激励政策,又要提升整个工业的发展质量,特别是通过提升产品品质来提升工业品出厂价格,进而促进收入增速的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