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量、重组与强化环保:钢铁行业须答三道题

    “在钢铁减量发展的未来,哪些企业和产能将淘汰出局?可以肯定的是:不会只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批,甚至是一大批。”近日,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湖北省黄石市召开,面对来自全国的各大钢铁企业代表,冶金专委会主任委员、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告诫说。

  他介绍说,从发展规律来看,目前钢铁行业发展处于数量时期的减量阶段、高质量时期的重组阶段和中间过渡的强化环保阶段的三期叠加,正是承上启下的重要节点,减量、环保都取得了积极进展,重组成为关键所在,将决定能否实现由数量时期向高质量时期的平稳过渡。
  减量发展下避免产业乱布局 需严防产能新增、优化产业布局,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应不停不限不搬
  “未来,我国钢材需求将处于减量调整阶段。”李新创认为,2019年我国钢材需求约8.86亿吨,2020年约8.81亿吨。“十四五”期间,我国钢材需求量总体呈现波动下降趋势,2025年将进一步降至8.1亿吨左右。
  近年来,随着去产能、环境治理的深入推进,一些地方着力推动特定区域的钢铁企业搬迁或关停,主要包括城区钢厂、城市周边钢厂、大气污染运输通道城市钢厂、沿江(湖)钢厂等类型。河北、江苏、山东、辽宁、广西、福建等地推进产业结构调整,搬迁、新基地成为重要内容之一,一批沿海钢铁基地项目在建、拟建,一批已有沿海钢铁基地扩建,规划项目超过1.5亿吨,预测未来沿海地区钢铁产业占比将较目前提高10%以上。
  以江苏为例,到2025年,全省钢铁行业沿江、沿海钢铁冶炼产能比例关系由目前的7∶3优化调整为5∶5(即将有2000多万吨钢铁产能布局在新的沿海钢铁基地)。
  在山东,将目前分散在12个市的钢铁企业和钢铁产能,逐步向日照-临沂沿海先进钢铁制造产业基地和莱芜-泰安内陆精品钢生产基地转移,到2022年,沿海地区钢铁产能占比提升到50%以上;到2025年,沿海地区钢铁产能占比提升到70%以上。
  除山东、江苏等省内产能向沿海转移,钢铁产能也由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向其他区域进行转移的趋势。大量河北、山东等地产能向广东、广西、福建转移,涉及产能将超过亿吨。
  对此,李新创认为,不能以放代管、以搬代管,不能违背钢铁产业发展规律一刀切推进钢企搬迁,盲目调整布局,而应分类施策、区别对待。
  “我国钢铁工业已处于高质量发展阶段,未来严防产能新增、推进联合重组以及探索绿色、低碳、智能化发展是重中之重。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应不停不限不搬。”他指出,钢铁产业布局还应全国一盘棋,根据法律法规、产业发展条件和科学规律,从全局和长远考虑,从国家层面制定钢铁产业的生产力布局规划,一些地方为重点区、一些地方为优化区、一些地方为限制区,在产业边界条件、发展方向上设置标准,避免产业乱布局的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原有能源平衡不足以支撑新的发展模式 企业应提前做好节能规划,全面提升钢铁低碳发展水平
  据统计,2018年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吨钢综合能耗下降,达555.24千克标准煤/吨,同比降低了2.68%。但由于2018年粗钢产量同比增加了6.6%,总用能量增长3.75%。受生产规模扩大的影响,钢铁行业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压力仍然巨大。
  2019年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关于做好钢铁行业产能、产量调查核实工作的通知》,即使明确不包括“2016年产能底单之外的钢铁企业”,但仍旧被视为合法合规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李新创认为,这部分产能到底有多大,可能会超出预想,进而将推动新的产业政策出台。“下一步,各钢铁企业也要高度重视本企业的‘十四五’发展规划。‘十三五’末很多企业产业布局、生产规模、工艺流程等均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有能源平衡不足以支撑新的发展模式,必须要提前做好节能规划。”他说。
  以广西为例,据初步统计,从外省置换进入广西的产能超过4000万吨,按照吨钢综合能耗550千克标准煤计算,则将新增能源消耗总量2200万吨标准煤,而整个广西壮族自治区“十三五”能源消费增量空间仅有1800余万吨标准煤,即使全部贡献给新增钢铁产能也难以满足。
  “对搬迁进入的钢铁项目要做好节能评估和环境影响评估。钢铁企业必须要提前做好这方面工作,避免搬迁后陷入被动。”李新创告诉记者,新的建设不能仅仅关注产品,更要关注节能降碳,优化结构。构建碳全流程管控体系,对降碳起到关键作用。
  他建议,钢铁企业要紧跟形势,做好碳交易前期的储备工作:一是编制低碳发展规划。摸清企业碳排放实际排放家底,制定企业未来碳交易的具体对策;二是开展低碳发展评价体系,以提升碳生产率为核心,全面提升企业低碳发展水平。
  产业政策更加突出环保特征 电炉钢节能效益明显,将迎来发展机遇
  2019年新版《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中,涉及钢铁鼓励类13项,更加突出环保,以及新产品、新技术在钢铁行业的应用。
  “目前,生产一吨钢的环保成本已从约100元上涨至250元-300元,企业只有转型升级,通过节能减排和产品结构调整应对成本上升。”李新创表示,钢铁企业要建设先进使用的节能技术库,尤其搬迁项目要同步选用最好的节能技术一起设计、一起投运。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我国产业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废钢和电力资源日益充沛以及环保税和碳税开征等,电炉短流程炼钢的节能环保优势将逐步转化为经济优势。钢铁冶炼流程结构进入动态调整期,电炉钢将迎来一定发展机遇。
  据了解,与其他国家相比,目前我国电炉钢占比仍有较大的差距。2018年,欧、美、印度等国家电炉钢占比60%左右,亚洲其他国家占比在20%-30%之间,中国比2017年提高了2.6个百分点,但也仅为11.6%。
  “中国的电炉钢占比和欧美、日韩等传统钢铁强国相比,比例严重偏低,造成中国的平均吨钢综合能耗指标与国外相比,在结构用能上差距是巨大的。”李新创表示。
  2019年8月,工信部发布《关于引导电弧炉短流程炼钢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到“十四五”末,炼钢工艺结构不断优化,我国电炉钢产量占粗钢总产量的比例提升至20%左右。
  “从11.6%到20%,电炉钢产量不到10个百分比的提升,将节能约3000万吨标准煤,节能效益明显。”李新创预计,我国钢铁工业电炉钢将经历三大阶段,一是探底回升的起步阶段,电炉钢比例将发展到15%-20%;二是快速增长阶段,电炉钢比将由20%提升到30%左右;三是缓慢趋于平衡的阶段,电炉钢不断适应市场、资源、环境、技术、电力等条件,逐渐达到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