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钢市:不会出现长时间单边大幅下行行情

 

  2019年,钢市开局总体良好,钢价整体稳中趋强。1月下旬,在现货价格小幅反弹的情况下,贸易商冬储行为增加,对后市看多者不少。相比2018年高价格、高利润、高产量的“三高”局面,2019年钢市行情更为错综复杂。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数据显示,2018年,工业增加值单月同比连续4个月低于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创2003年以来的新低,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创历史第 二低点,汽车产量同比增速也首次出现下降……这些均印证了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判断。

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相比2018年将加大,这也意味着政府将频繁出台稳经济的相关政策,政策上有望以稳为主、以改革为重,扩 张力度不断加大。从2019年第一季度来看,基建投资力度、央行放水规模都相当猛烈。除基建、家电和汽车已有或拟出台的刺激政策外,不排除后续将出台刺激 消费、投资、出口等方面的政策。

在大环境并不向好的形势下,钢市宏观面走势不明朗,政策执行力度也有不及预期的风险。原因包括两方面:一是经济下行风险低于预期,致使实际的逆周期对冲政策力度较小;二是政策的实际落地情况不理想,低于市场预期。

去产能红利释放接近尾声

在化解过剩产能、出清“地条钢”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推动下,钢铁行业共计压减1亿吨~1.5亿吨粗钢产能。2016年、2017年累计压减粗钢产 能超过1.2亿吨,清理1.4亿吨“地条钢”产能,2018年超额完成了3000万吨去产能目标任务,使行业集中度、产能利用率大幅提升,钢厂盈利创近 20年来的最好纪录。

然而,2019年,去产能红利已经难以推动行业利润再攀新高度,供给继续收缩空间有限。2019年,钢铁行业的工作重点将更多是通过产能置换、 兼并重组等方式达到去产能和提高行业集中度的目的。受限产力度将减小、装备利用率提高、产能置换等因素影响,利润驱动下钢厂生产积极性仍然很高。据此,预 计2019年粗钢、钢材产量较2018年将有所增长。

钢价或低于2018年平均值

2018年,吨钢利润水平大幅提升,有业内人士透露至少有700元/吨的平均利润。即使在2018年11月份钢价经历大跌之后,中厚板、热轧卷 板毛利率仍然保持在8%以上,螺纹钢保持在15%以上,冷轧板则偏低。高利润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清除“地条钢”、行业集中度提升,但下游行业 利润稍微逊色,2019年钢价继续上涨空间有限。

行业利润和钢价波动有极强的正相关关系。从2012年到2015年,钢铁行业利润下滑,钢价持续下降,到2015年底吨钢亏损200元,钢价降 至谷底。2016年之后利润不断上升,钢价跟随其后上涨,2018年9月份利润下降,到2018年11月份钢价大跌,这均说明钢价受行业利润影响。

2019年,预计行业利润将有可能下降,钢价或将低于2018年平均值。

废钢和电炉钢影响钢价

2017年上半年,全面清除以废钢为原材料的中频炉,导致废钢市场不景气。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采暖季限产,限制高炉产能,大量电炉复产,开工率从60%上升至70%以上,高炉、转炉中废钢添加比例也随之上升,2018年电炉钢占粗钢产量的9%以上。

电弧炉主产螺纹钢,在螺纹钢总产量中占较大比重,其成本比长流程钢厂高500元/吨~800元/吨。一旦利润下滑,钢价再次回到电炉炼钢成本线 以下,电炉会先于长流程停产,起到调整供给的作用。以2018年11月份为例,钢价一度下跌到电炉钢成本线以下,很多电炉钢企业趁机减产。从螺纹钢和废钢 的价格关系看,废钢价格降低,电炉钢成本也降低,开工率低了,钢材供给自然减少。长流程钢厂的钢价本应坚挺,但废钢价格对铁矿石价格同样具有压制作用,从 而对其利润形成一定保证,使长流程钢厂的生产积极性提高。据此,螺纹钢价格应围绕电炉成本上下波动。价格太高,电炉开工率则提高,反之供给将减少。

投资下滑不一定导致下游行业需求锐减

2018年,三大投资增速均下滑,尤其是基建投资增速下滑幅度较大,新口径统计累计同比略升3.8%,比2017年19%的增速降低了15.2 个百分点,制造业、房地产行业也表现欠佳。但这并未影响2018年钢价总体震荡上行,且螺纹钢全年均价在4000元/吨以上。纵观全年,粗钢产量再创新 高,社会库存却低于2017年同期水平,含厂库在内的总库存低于2017年同期水平,与2016年相近。

钢市行情与投资有很大关系,但投资下滑并不一定意味着下游行业需求必然锐减。原因包括两方面:一是投资在结构上有所改善,建筑和安装工程投资,以及基建投资对钢铁、水泥需求支撑较大;二是工程耗钢量大幅提升。

总体来看,受利好政策不断出台的影响,钢市在2019年1月份表现激进,但同时也面临供给侧去产能利好效应减弱,需重新回到需求驱动轨道上的问 题。供需有阶段性错配的可能,不利于钢市运行。冬储规模总体与上年相差很大,但市场压力并不大,行情仍有上涨并出现价格高点的可能,即使全年钢市震荡下 行,幅度也有限,更不会出现长时间单边大幅下行行情。

 

(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