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的“钢铁奥运” 不一样的“首钢杯”

  九月的首钢,秋高气爽
        九月的首钢股份,景色宜人
        两年一届的全国钢铁行业职业技能竞赛
        影响广泛、权威性强
本次大赛的一大亮点就是将VR模拟仿真技术首次引入考试环节。
        被誉为钢铁行业的“奥林匹克”
        首钢作为第九届竞赛承办单位
        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指导下
        全力以赴、高标准做好各项工作
        一样的“钢铁奥运”不一样的“首钢杯”
        金属轧制工:亮点VR,点亮“大钢赛”
        第一次采用轧机VR排故形式,保证选手安全,减少现场停机;
        此次竞赛采用轧机仿真操作形式,仿照首钢股份2160mm轧制,轧制品种包含了汽车板、管线钢、集装箱、冷轧基板、容器板、焊瓶钢、集装箱等;
        考核内容包含了轧制过程中的厚度、速度、楔形、中心线、温度超差及废钢等异常工况的判断和处置。
        9月16日上午,在首钢股份公司电教中心3D仿真考场,参加金属轧制工比赛的选手们头戴VR设备——有的背对电脑操控手柄、有的转头查看各处……与普通电脑上机考试不同的是,他们看的不是眼前的电脑屏幕,而是虚拟场景。
        这是“首钢杯”第九届钢铁行业职业技能竞赛金属轧制工比赛的模拟操作考试环节。本次大赛的一大亮点就是将VR模拟仿真技术首次引入考试环节。
        首钢股份公司参赛选手、热轧作业部首席技能专家张月林是第二次参赛,虽是胸有成竹,但丝毫不敢怠慢。“前期做了大量准备,但与全国钢铁行业顶尖能手同台竞技,压力还是很大的,我会竭尽全力”,张月林坚定地说。来自宝钢股份的瑶族小伙儿——李自强,是个“90后”,他是本届大赛金属轧制工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钢铁行业技能竞赛,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希望能与行业能手们相互交流”。
        上午9点,实操第一场综合笔试开始,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选手们严格遵守赛场纪律,展现了良好的精神风貌。赛场内选手紧张作答,赛场外教练翘首以盼。“希望学员能够取得理想成绩”,来自福建三钢的教练魏重增说道。为缓解场外领队及教练的紧张情绪,志愿者主动递上矿泉水,“谢谢!你们的服务真是热情周到”,魏重增对志愿者说。
        考试结束后,选手们陆续走出考场,相互交流经验和心得。几日的朝夕相处,选手们增进了友谊,不仅收获了新知识,练就了新技能,还结识了新朋友。“无论结果如何,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收获。在这与新结识的朋友们一起度过29周岁生日,非常有意义”,来自湘钢的邹阳洋欣喜地说。确实如此,成绩不重要,一起成长,共同进步,方是大钢赛的本意。
        电焊工:决战“焊武帝”
        电焊工竞赛,除考量选手组合件焊接水平外,增加了艺术字堆焊,考量选手的焊接综合技能;
        为增加检测及时性,经组委会批准,首钢聘请第三方专业机构在现场直接进行检测,确保竞赛公平公正。
        在矿业公司技校,64名焊接技术精英云集此处,他们摩拳擦掌,将在这里一展身手,决出第九届全国钢铁行业技能竞赛的“焊武帝”。
        本次电焊工比赛共分为理论和实操两个部分,其中理论部分已于9月15日下午在首钢股份电教中心完成。实操部分9月16日在矿山技校进行,内容为电弧焊、氩弧焊和二氧化碳焊组合焊接,比赛评分参考国际焊接标准和技术要求。
        上午七点,参赛选手到达比赛现场,入场检验、身份核对、劳保领取,现场一切是那么有序,却又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紧张。
        “请各位参赛选手按照抽签顺序排成两队,进入比赛工位。”七点三十分,随着裁判长的一声令下,第一批15名选手依次进入考场工位,本届大赛的电焊工实操比赛正式开始。
        入位、开机、持焊枪、戴面罩、引电弧,15位选手的行动几乎一致,干脆利落。一场高手之间的较量这样在电弧光中角逐、在火花之中碰撞。工件打磨声、焊接引弧声、电流运行声在焊接实操大厅交织,空气中充斥弥漫着刺鼻的铁屑药皮味。
        在矿山技校的西楼监控室内,各参赛选手的领队、教练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屏幕,有人还不时掏出手机,记录下选手们的精彩瞬间。监控画面上,选手们或蹲或立、或俯或侧,娴熟地将一块块试件焊接成形,画出一道道光滑圆润的焊弧。
        “为了今天这场比赛,我们提前半年就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训练。”来自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的领队张修成说,“我们本着学习的心态来参加比赛,为的就是找准差距,有的放矢提升自己。”
        参赛的64名选手都是各大钢企的焊接技术“大拿”,一招一式间,透着沉稳和干练。每完成一道工序,现场裁判都要进行签字确认,然后才能向下进行。比赛时间是四个小时,没有过硬的素质,一般人仅体力上就难能坚持下去,更别说揽这些“瓷器活”。然而在这些历经千锤百炼的“焊将”看来,这都不是事儿!哪一个项目工程,他们没有加班加点过?哪一次突击任务,他们没有干过通宵?对他们来说三、五几个小时不下“火线”都是常事。
        “大赛之间的较量,比的是技术但也是心态,心态稳才能发挥好”。现场的一位领队向记者言道。的确,心态也是检验选手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行稳才能致远。
        10:46,来自唐山国丰钢铁有限公司的何山走出赛场,成为本场第一个完成比赛的选手。“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性质的技术比赛,感觉自己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发挥出了正常水平。”面对记者的提问,何山如是说。
钢铁奥运
        天车工:“天车工是用脑子干活的!”
        全新的现场布置,靓丽你的眼,1200余平米的自流平,是此次大赛最大的实操场地,“梅花桩”、“迷魂阵”等也是最具有观赏性的比赛;
        项目设置不同以往,两项新项目:吊钩粘鸡蛋和酒杯酒瓶上放铁坨。
        9月16日,去往天车工实操比赛赛场的路上,记者脑子里老是回荡着本届大赛天车工项目裁判孙希生老师的那句话:“天车工是用脑子干活的!”
        说这句话时,本届大钢赛的理论考试正在进行,孙希生老师当时被封闭在考场边上的裁判室。他说,天车行业日新月异,发展迅猛,高科技元素注入得越来越多,对司机的综合素质要求也越来越高。同时,天车工相当于半个调度,对现场工作必须有整体把控,懂得轻重缓急和现场管理。基于这样的理解,孙希生抛出了“天车工是用脑子干活的!”的观点。他接着说,首钢这次很好地做到了这点,行业里都拍手称赞。这主要表现在实操项目设置方面,具体是哪些设置让他如此激动?孙老师嘿嘿一笑,不肯多透露信息,他临末说了一句,“明儿到现场看看你就知道啦!”
        首钢股份公司炼钢作业部天车司机高俊明是这次比赛的现场组织者,也是首钢集团和首钢股份公司的双重教练,他本人也是业界响当当的能手,曾获奖无数。提前电话联系高俊明时,他很忙,没说几句就挂掉了电话,其中说了一句,“兄弟,见过婚礼吧?我就是那大操!”比赛场地设在一热轧板卷库,已被封闭。只见高俊明两手各拿一台对讲机,轻声说着话。对讲机安静后,他咬着下嘴唇,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往场地北侧小楼的二楼上爬。那时候,比赛已经进行到第七个选手——首钢股份公司职工创业开发中心的赵建宣,这个年轻选手正是高俊明的得意门生。高俊明站在二楼,像高考考场外的学生家长一样,远观比赛中的赵建宣,察看赵建宣的考试状态。赵建宣在45吨的天车上,挥动操作杆,低头看着下方。高俊明心里真不放心,毕竟这个阵势太大,担心赵建宣临场紧张。被问及自己为什么不报名参赛时,高俊明说,“这么好的平台,不能老让我霸着啊,要不年轻人就永远推不出来!”
        赵建宣的状态还算不错,高俊明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也同意了跟记者聊一小会儿。一起走出板卷库,只见东侧路边除了两名笔挺的安保人员外,还有俩年轻的“白大褂”以及她们身后的一辆崭新的救护车。高俊明指着救护车解释说,以前有一次他参加大钢赛时,现场救护车跑来跑去,没停下来过。不同于别的工种,天车工选手参赛时精神压力非常大,特别容易出现意外情况。“今天赛了7个了,救护车还没用上呢”,高俊明说这句话的时候,呵呵一笑。
        聊起孙希生那句话时,高俊明严肃了起来。他回忆自己曾经的一次参加大钢赛的经历,实操项目中有一项是吊起一个铁桶放啤酒瓶上。他说,这样的项目并不能很好反映选手业务能力,因为偶然性太大,即使成功,也难以计量运气成分有多大。按照比赛规则,举办方有权制定比赛大纲。首钢举办这届大钢赛后,高俊明和他的老师周殿华决定把三个实操项目中的两项替换掉。考察选手基本功的过框架的项目继续保留,另外两项新项目是:吊钩粘鸡蛋和酒杯酒瓶上放铁坨。其中放铁坨的项目所占分值最高,高达25%。在这个项目里,现场摆放9根高矮不一的铁杆,顶部或者放一盏高脚杯,或者放一个空啤酒瓶。选手需要从旁边架子上用吊钩取自带铁环的铁坨,然后安放在这9个杯具上。“你一次两次可以靠运气,但不可能有第三次!更别提9次了,必须拿出真本事!”这个项目规避运气的同时,还充分考察了选手综合协调和观察能力等。另外,在电气排故方面,首钢也摒弃了模拟排故,而是直接在天车上设计故障,具有更强实用性,这些做法都一再受到同行肯定。
        这时候,赛场传来消息,赵建宣比赛完毕。记者与高俊明来到赛场,当时,孙希生老师正在半空设计新一轮的电气故障。地面上有一位女裁判,来自梅钢的曹艳玲老师,她已统计完赵建宣的实操项目得分。“刚才的选手还可以吧?”记者问道。曹老师莞尔一笑,同时作出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重重地说了一声“绝对的!”赵建宣在铁坨项目里,9个铁坨放稳7个,而之前的6个选手最多放稳两个。粘鸡蛋项目呢?当记者正要打听这个结果时,首钢新闻中心电视新闻记者关振刚好经过,他刚刚在赛场拍视频,他说,好多选手都把鸡蛋“搞得稀碎”,而赵建宣“跟玩儿似的”,全部轻而易举完成。
        不过,各有各的评价,非常关注首钢天车工人才培养的周殿华师傅则觉得有点可惜,他说,“这孩子(赵建宣)没发挥好。”不过,赵建宣今年刚刚30岁,在首钢这片沃土上,他还有继续成长的时间和广阔空间,必定会成为周殿华老师和孙希生老师共同的骄傲。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在天车工比赛现场,依旧灯火通明,选手们聚精会神,挑灯夜战……
        炼铁工:高人聚高炉
        更公平、更安全:高炉炼铁工在看样分析过程中,改变过去排队到现场,可能出现远近不一、误差较大的问题,不仅配备了高清电视、投影仪,还为每名选手配备了平板电脑;
        更高效:按照竞赛大纲并结合裁判员会议要求,开发编制了《高炉操作曲线》及《作业长管理系统》网页版,将实操考试所需的各种数据报表全部以电子版形式提供。
        高炉炼铁工实操比赛,离不开工长操作系统,也就是俗称的“三条线”。中医“望闻问切”中的“望”也就相当于观察工长曲线图。之前历届大钢赛在高炉炼铁工实操环节,都采用的所有选手集体观看曲线图的方式进行。这届大赛一改以往,每名选手都配备了高性能的平板电脑。“这可了不起啊”,来自鞍钢的炼铁工裁判王宝海说,“以前跟看露天电影似的,不同距离和角度观察效果是不同的。如今首钢为每名选手都配备了平板电脑,这就让比赛更公平公正了。”
        进入考场前,各路选手都摩拳擦掌,志在必得。不过,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之前在5月份时,首钢已经组织选手来观看场地。现代、清洁的股份公司三号高炉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其中泰山钢铁公司33岁的选手张朋特别用心,他那次来参观,虽然时间很短,但却把首钢股份公司高炉原燃料条件、下道工序的铁水要求等重要信息悉数掌握。他认为,首钢股份公司高炉原燃料条件相对较好,操作相对容易。不过,首钢股份公司高炉低硅冶炼模式不同寻常,所以,他感觉这些条件对他来讲,有利有弊。
        比赛开始后,选手需要根据工长曲线图,写出自己的操作思想。这种形式让考试与实际生产无缝对接,通过考察参赛远手对炉况方向的判断、操作时机的把握、具体火候的拿捏,来真正锤炼出技术过硬的炼铁工。这期间,选手还需要到炉前实地观察铁样,相当于中医中的“切脉”。在炉前,已设置专门的铁样观察区域,选手观察铁样时,在志愿者引导下,来去匆匆,独立完成,不得互相交流。担任首钢集团领队和教练的贾军民说:“这一环节全凭经验,稍不细心,就可能判断失误,导致下一步操作反向。”
        每一次成功的赛事背后,都离不开幕后服务人员的辛苦付出。“在赛前筹备上,我们提高标准,提早下手,提前完成;在服务保障上,把志愿者分成6个服务组,每一个细节充分估计到位,工作具体到每一个人。”炼铁工赛区负责人康大鹏说。唐山国丰钢铁公司有过丰富参赛经验的选手李云保发自内心地说:“赛事服务工作准备的真是太周到了,处处体现着首钢人的厚道和热情,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蓝天下,青山旁,高人聚在首钢股份公司三高炉上,这是中国炼铁技术的一次交融,也必将助推中国炼铁业一次新进步。
        以赛促学、互学互融
        这就是“钢铁奥运”
        来源:首钢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