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牛市成色之辩

在“商品之王”原油以及“铜博士”等商品强势表现的带动下,大宗商品市场尤其是工业品整体延续牛市格局,纷纷创下近年来新高,由此吸引资金蜂拥而入。

英国金融机构巴克莱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全球大宗商品相关投资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AUM)增加至3110亿美元,创下四年以来新高。

佛罗里达州Hackett Financial Advisors总裁认为,大宗商品将从2018年开始启动一轮长达10年的牛市。不过,“商品之王”原油在创出新高之后步入调整,令机构人士怀疑此轮周期会否提前见顶。

分析人士认为,可将大宗商品牛市周期分为“冲击”、“调整”、“扩张”和“抛售”四个阶段,2016年是这轮周期起点,将经历两三年供需错配的“冲击”阶段。据此推论,2018年或是“冲击”阶段的尾声,亦是“调整”阶段的开始,由此进入最为挑战交易者实力的赛程。

“王者”之荣耀

商品价格纷纷创出阶段新高。据文华财经数据,布伦特指数自2017年6月22日低点以来累计上涨48.01%,最高上探至69.07美元/桶,创下2015年5月7日以来新高;伦铜指数则自2017年5月9日低点以来累计上涨28.11%,最高上探至7312.5美元/吨,创出4年来新高。伦敦金现货指数自2017年7月10日以来累计上涨了9.76%,期间最高上探至1357.67美元/盎司,创出1年多新高。

就去年12月的资金流入情况看,大宗商品投资获34亿美元的净流入,其中能源投资吸引了14亿美元,位居榜首;其次是农产品,净流入9亿美元;贵金属和有色金属分别获得5亿美元净流入。

“全球经济形势大好之下,大宗商品价格反弹、供给侧收紧以及增加的地域风险都刺激了大宗商品投资。”巴克莱分析师表示。

大宗工业品的走牛,使得关联板块在A股市场也得到资金青睐。申万采掘指数和钢铁指数自2017年5月11日低点以来分别累计上涨14.22%和26.5%,期间一度双双创出2015年8月26日以来新高。

商品价格的走高直接对企业的经营利润形成利多效应。Wind数据统计显示,申万采掘、钢铁和有色金属三个板块中,有108家上市公司发布了业绩预告,其中预增、略增、续盈和扭亏的上市公司合计共90家,占比达83.33%。

全球经济复苏叠加中国供给侧改革及环保措施,是助推大宗商品牛市的关键因素;同时,电动车和新能源热潮令投资者纷纷看好钴、镍、铜等金属的前景。展望2018年,其认为,2018年全球经济前景依然强劲,支持更广泛的大宗商品投资交易,但一些特殊因素可能会导致石油和铜等大宗商品相对当前水平走弱。

国际投行高盛表示,看好2018年大宗商品再通胀投资主题,维持增持评级,预计未来12个月大宗商品回报率将达10%。其中,2018年能源资产受油价驱动将取得15%的回报。

“2018年大宗商品会跑赢其他资产,因为在经济周期后期,大宗商品总是会大涨。”有“新债王”之称、管理逾1000亿美元资产的Double 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说。

超级周期之辩

据报道,跟踪24种原材料的标准普尔GSCI总回报指数,相对美国股市基准指数标普500指数徘徊在接近历史低点附近。

对此,其认为,这表明大宗商品将从2018年开始启动一轮长达10年的超级牛市。“2008年,该估值指标发出了强烈的股票买进信号,事实证明了其正确性。现在该估值指标发出了强烈的大宗商品买进信号。”

关于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来临的观点,早在2016年就有业内人士提及。曾任职德银长达7年之久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表示:“2016年是新一轮持续数年的商品大牛市的起点。”

与其英雄所见略同的是,掌管26亿美元资产的投资公司美国全球投资者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他在2017年1月称:“大宗商品的黑暗日子可能已经过去,随着全球制造业扩张和通胀终于开始积蓄动能,我们看见令人鼓舞的迹象,即大宗商品价格已经见底,一轮新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已经开始。”

不过,中国期货业协会最新统计资料表明,2017年12月全国期货市场交易规模较上月有所下降,以单边计算,当月全国期货市场成交量为252,534,087手,成交额为165,175.0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2.22%和5.44%,环比分别下降3.42%和5.86%。2017年1-12月全国期货市场累计成交量为3,076,149,758手,累计成交额为1,878,964.1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5.66%和3.95%。

价格纷纷创出新高的品种,显然已经出现资金外流的压力。而且部分投行对油价近来的强势提出质疑。譬如,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表示,油价大涨是市场反应过度,油价越来越脱离基本面数据。

抄底还是逃顶

那么,经过一轮强劲的反弹,大宗商品牛市是否已经进入筑顶阶段?

据TorstenDennin2016年所撰写的报告,过去50余年间,即1970年至2016年大宗商品经历了三轮价格周期,最后一轮从1999年到2008年夏持续了近十年,被称为“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期间,中国经济的增长催生了巨大的商品需求,将价格推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不过,相较于此前两轮商品牛市的涨幅,1970年-1974年的318%,1986年-1990年的193%,“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只是时间跨度更长。

在商品指数收益率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原油。原因在于燃油、柴油和汽油等原油制品与原油直接相关,并且石油在商品指数中的权重本身就很大。此外,原油价格对农产品和金属价格会有所渗透,体现在从运输到加工的成本上。“因此,每个周期第一阶段的高潮都是由高油价催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表示,经济活动加速和利率回升并非大宗商品市场情绪翻多的必要条件,但是投资者应该密切关注通胀的加速回升以及美元牛市的终结。至于能源和金属市场,牛市的牌局已然形成:首先,许多大宗商品已经探明底部,但价格仍处低位;其次,库存过剩不会继续增加;第三,商品企业的战略重心仍在紧缩与削减产出。一个重要案例便是美国原油产量下降,油价在2016年年初跌至每桶26美元后筑成了一个良性的底部。

“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强化了我们的预测,即在2-3年内,商品市场的新格局会出现并不断强化,它将再次呈现需求严重超过供应,而大宗商品的平均价格将大幅走高。”其说,自1970年以来的每个商品周期都由四个阶段组成,依次称为:“冲击阶段”、“调整阶段”、“扩张阶段”和“投降阶段”。商品牛市始自“冲击阶段”,该阶段的特征是由于供需的短暂错配(供不应求),商品价格连年上涨。随之而来的是价格的“调整阶段”。然后是“扩张阶段”,此时商品供应增加,价格加速上涨。最后,供需再次进入错配高峰(供过于求),商品遭遇投降式抛售。

从时间线来看,目前大宗商品已经经历2016年和2017年为时两年的上涨,符合其所描述的商品周期的第一阶段——“冲击阶段”。随之而来的将是价格的“调整阶段”,这意味着2018年或许进入“冲击阶段”和“调整阶段”承上启下的窗口期,交易难度将加大。等到价格调整充分之后,便将进入“扩张阶段”,这一阶段商品供应在增加,价格会加速上涨。

来源:冶金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