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电商如何盈利仍未破题 龙头欧冶呼吁共享

传统钢贸商依附于钢铁行业的繁荣而生,也因钢铁行业的低迷而瞬间坍塌。2012年,钢铁流通环节的混乱无序催生了钢铁电商,并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遍地开花,数目直达300余家。钢铁

在日前举行的2017“互联网+钢铁”双创高峰论坛上,中国钢铁龙头宝武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陈德荣表示,“通过欧冶云商以及其他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努力,实现了钢铁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的合一,资源配置效率就得到了大幅提高,从而使中间环节的成本大幅度下降。”陈德荣认为,钢铁电商体系的构建,将使得钢铁生态圈更加健康、持续发展,能够为更多的为客户创造最大的价值,也将为中国从钢铁大国成为钢铁强国作出贡献。

冶云商成立于2015年2月,是原宝钢集团实现战略转型的核心平台。欧冶云商第一任董事长即为原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彼时为宝钢集团总经理的陈德荣也兼任了欧冶云商总经理。2017年上半年,欧冶云商平台交易量实现3000万吨,同比增长125%。

然而,经过六年发展,钢铁电商仍未进入成熟阶段。

陈德荣在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钢铁电商这个行业远还没有说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高级阶段, 万里长征 还没走到一半。”业内能够盈利的屈指可数,毛利润为负更是持续了多年的行业话题。

陈德荣直言,300余家钢铁电商背后反映的其实是类似于钢铁行业的重复建设和低效。“钢铁厂要提高产业集中度,其实在钢铁电商这个领域里面也需要提高集中度,所以我们提出来的要共建一个钢铁电商的生态圈。”

行业低、小、散、乱

钢铁电商始于2012年。

彼时,传统的钢贸产业崩塌,整个钢铁流通环节陷入混乱,钢铁电商带着“提升效率、消除信息不对称、减少交易层级降本、安全可控”等标签应运而生,随后遍地开花。发展至今,钢铁电商平台已达300多家,钢铁电商也成为了B2B电商中发展最快的领域。

然而,各大钢铁电商在跑马圈地的过程中也造成了行业低、小、散、乱的状态。这一特点和中国的钢铁行业如出一辙。陈德荣表示,“每一家都开发自己的平台,每一家都构建自己的体系。”

这种局面给行业本身带来诸多弊端。陈德荣认为,一方面使得单个主体的成本提高了,他们分担的业务量比较小,使得成本分摊渠道非常狭窄,所以每一家的效率都不高。另一方面,对于最终的客户来说,要在300多个平台当中进行选择,互联网本身是解决交易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但是300多个电商又给客户造成新的选择成本。

不过,经过近六年发展,钢铁电商已呈现出基本格局,少数几家钢铁电商稳居行业前列。

近日发布的《中国钢铁电商发展报告》(下称“《报告》”)中指出,钢铁电商行业目前已基本形成欧冶云商、天物大宗、找钢网和钢银电商((835092))四巨头并存,其他中小区域性和专业型平台共同发展的竞争格局。

不过,在发布上述《报告》时,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陆闻言表示,“总体来看,我们预计钢铁电商平台(交易量)高速增长(100%)的时期已经过去,未来或保持20%左右的中速增长。”

而钢铁电商在行业内的渗透率近两年增幅也不是很大。2017年上半年,13家钢铁电商平台总成交量1.3251亿吨,占同期钢材产量的24%。此前的2015年、2016年,电商平台总成交量分别占同期钢材产量的20%、19%。

此前一家知名钢铁电商平台的负责人也对澎湃新闻提及,“目前钢铁电商的用户体量趋近饱和,再想做大规模已经很难。另外,经过前几年的持续亏损,钢铁电商盈利压力很大,已经不再有钱去烧规模。”

盈利问题仍待解

钢铁电商有一个绕不开的尴尬话题,如何盈利?毕竟在2016年之前,几乎所有的平台毛利润一直为负,“烧钱”成为行业通病。

2016年一季度,找钢网宣布全面实现盈利,也成为了第一家全面盈利的钢铁电商。据找钢网此前对外宣布,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300多亿元,净利润数千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有宝武集团背书的欧冶云商、扎根钢贸圈多年后转身的钢银电商等平台,找钢网是完全依靠资本孵化的产业互联网,在业内也被称为是最彻底的第三方平台。

2011年12月至今,找钢网已完成F轮融资。找钢网最初以撮合交易(免费为上下游提供信息、获得用户数据)为主,随后引入自营(和钢厂签约或直接买入钢材),截至目前,找钢网还发展了“胖猫供应链(金融)”、“胖猫物流”,及加工等业务。

除找钢网之外,钢银电商(835092)在2016年也实现盈利。2016年财务报告显示,钢银电商实现营业收入410.96亿元,净利润1824.62万元,首度实现扭亏为盈。而在过去的2014年、2015年,钢银电商分别亏损1792.54万元和4.4亿元。

尽管如此,眼下盈利对钢铁电商而言仍非易事。

以行业巨头欧冶云商而言,尽管背靠宝武集团,2015年成立至今仍未盈利。宝钢股份(600019)在2017年8月1日公告将旗下欧冶云商剔除合并报表,其中提到,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欧冶云商总资产140.98亿元、净资产24.69亿元;2017年1-6月营业收入329.04亿元、净利润-1.11亿元。

针对亏损局面,陈德荣对澎湃新闻表示,“做互联网企业的时候,你不要看自己能否挣到钱,关键是有没有替客户创造价值,你为客户创造了价值,你获得收益是早晚的事,关键就是体系构建,现在我们还处在投入的阶段。”

陈德荣甚至表示,“要挣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你现在不能去挣钱,做互联网一定要变得更值钱,这个体系是值钱的。”据陈德荣透露,持续的亏损带来的是流量大大拓展。

的确如此,2016年以来,钢铁电商总成交量的增长基本来自欧冶云商。数据显示,欧冶云商2016年总交易量增幅高达280%,2017年上半年增幅仍维持在258%的高位。前述《报告》中指出,扣除欧冶云商的量,其他平台合计的总交易量在2016年的增幅仅为5%,2017年上半年则为28.7%。

陈德荣同时提到,平台流量的拓展,将有利于平台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提升,也就是为客户提供融资业务。

实际上,欧冶云商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成立之初,凭借原宝钢集团的背书,平台就获得了逾1600亿元的银行授信。而对钢铁电商而言,若想做成供应链金融,能够获取持续低成本资金的能力是先决条件之一。据陈德荣透露,欧冶云商预计在2018年实现盈利。

不过,不同于欧冶云商的“不急于赚钱”,欧浦智网(002711)总裁姚子平则认为钢铁电商的第一个关键词就是“盈利”。姚子平提到,“我还是坚持地认为任何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因为盈利是企业的天性,是为股东和客户创造价值的前提,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姚子平认为,只靠“烧钱”来去堆积起来的客户量和不可持续的流量,我认为可能在短期内能够支持估值,但是长期内不一定有好的发展,所以击鼓传花总有停鼓的那一刻。

姚子平此前在中国五矿工作长达21年,在中国五矿期间还带领团队促成了中国五矿和阿里巴巴的合并,成立钢铁电商“五阿哥”。2017年4月,姚子平出央企进民企,从五矿少帅转变为欧浦智网总经理。

谁会成为估值千亿的巨无霸?

尽管行业仍处于未成熟阶段,但参照B2C领域的阿里、京东等,就不免让业内憧憬自身的估值。

京西供应链合伙人、董事总经理付瑶指出,“大宗商品行业我们一定能跑出一个巨无霸式的平台,未来大型的可能寥寥几家,但是区域的细分市场平台也有发展的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京西供应链背后是首钢基金。截至目前,首钢本身在B2B领域还没有做自己的电商平台,但其领投了找钢网E轮和F轮,并参与了欧冶云商的第一轮股权开放,占股5%。

陈德荣在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时也直言,“互联网有它的规律,数一数二,没有第三第四,可能最后形成一个相对比较集中统一的平台。”

而现阶段,陈德荣则认为平台合作是关键,其在论坛上发言时呼吁,“各平台要共建共享,不要你死我活。”以欧冶云商为例,从成立命名这一细节便强调摆脱原宝钢电商平台的属性,立志打造成真正的第三方平台。

2017年5月,欧冶云商开放28%股权,募集资金超10亿元,引入包括本钢集团、首钢基金、普洛斯、建信信托、沙钢集团和三井物产在内的6家战略投资者,另外还有126名核心骨干员工持股。宝武集团持股35.28%,宝钢股份和宝钢国际合计持股比例从51%降至36.72%。

按照陈德荣的解释,欧冶云商开放股权背后有多重意义,其中一点就在于“通过股权多元化,真正达到第三方属性的平台公信力”。“因为宝武是钢铁制造业的龙头企业,大家对于欧冶云商做第三方总归是心有余悸、表示怀疑的,虽然我们一再秉持这样的一个理念,我们也一再坚持是这么做的,这两年来也有一定的成交。现在大家对宝武好像也不是那么排斥,大家感觉好像宝武确实是在做第三方。”

这样的股权开放还将继续。陈德荣透露,“明年应该会有第二轮股权开放,后面还会有第三轮。”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