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电商构建信用体系任重道远

经过去产能的洗礼,钢铁行业发展出现了稳中向好的局面,与此同时,钢铁电商发展也取得了长足进步。从2015年几乎全面亏损,到2016年部分电商实现盈利,应该说钢铁电商的盈利模式经过了实践检验,逻辑上是可行的。20160523_钢铁

值得一提的是,钢铁电商在大宗商品电商交易中已经走在前列,在新一届全国大宗商品电商评选出来的B2B(企业到企业)十强中,有6家跟钢铁有关,占据一半以上份额。可以说,钢铁电商正成为引领大宗商品电商的“领头羊”。

但不可否认,在取得骄人成绩的同时,很多钢铁电商平台仍面临一些共性问题,比如信用体系构建不完善。很显然,服务能力不足,商户诚信缺失,规则、标准制订不到位,交易权益维护不力,合同造假,网上拍卖恶性压价,资源不够真实等问题,都容易造成电商平台信用值降低,影响平台活性。

此外,钢铁电商平台还面临用户黏性不足的问题。正如某知名电商的一位副总谈到,因为客户黏性不足,用户增长趋于缓慢。这一次完成的买卖,下一次不一定继续,也不一定有持续的需求。从逻辑上看,用户黏性与电商企业的信用水平并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但钢铁电商构建良好的信用体系,有助于提升平台的公信力和品牌价值,有助于增强用户黏性。

钢铁电商的信用体系建设,包括内在信用体系构建和外部信用体系构建。内在信用体系建设,不仅包括优化平台基本功能,还包括完善支付结算、风险控制、资源管理和储运管理等衍生服务型功能。外在信用体系建设包括用户信用等级的建立与维护、企业间信用协同效应的建立与维护、参与行业信用规范制订与执行等。

事实上,钢铁电商构建信用体系受很多因素制约,比如交货方式不确定,付款、结算方式和优惠形式较多,钢材资源的标准不统一,处理质量异议的方式不同,仓储、物流与平台衔接不紧密,等等。

因此,钢铁电商构建信用体系的难度也比较大。传统的思维认为,钢铁电商只要站在道德高点,诚信经营,认真做事,重合同,守信誉,就能建立起信用体系。实则不然,钢铁电商要做的事非常多。技术方面,钢铁电商需要开发信息安全技术,建设信用系统数据平台,从而降低风险,提升信誉度。另外,从提升“软实力”方面来看,钢铁电商构建信用体系可从两个方面努力。

一方面,要提高服务能力,减少自营。钢铁电商的终极盈利点一定是服务,而不是自营。自营有两种,一种是钢铁电商依靠自己的雄厚资金直接订货,再通过平台进行销售;另一种是“保值代销”,钢铁电商帮助其他钢贸商在平台上销售产品,收取钢贸商的佣金或者双方约定一定比例的“返利”。钢铁电商在建立初期,需要加快资金运转,扩大经营规模,提高营业收入,增强市场话语权,因此自营也是企业正常的发展策略。但是,电商平台体量上来后,如果继续开展自营,容易同用户产生竞争。从长远看,自营属于贸易范畴,而钢铁电商的终极目的是提供服务,即通过优化资源配置,让更多的企业通过平台获益。大宗商品B2B不同于快消品,钢铁是生产资料的消费品,工业属性和金融属性都非常强,钢铁电商是连接上中下游的综合性服务平台。从长远看,钢铁电商要做强做大品牌,提高公信力,应该规避或减少自营。

另外,自营需要储备库存,需要占用大量资金,受钢市行情波动影响较大。钢铁电商如果没有在全国各地建立储运中心,没有精确的行情判断能力,自营成本非常高,对资金流转的要求也很高。一味发展自营,会影响到电商平台其他方面发展。

另一方面,要让整个产业链受益。尽管钢铁电商已经开始盈利,但持续盈利仍须深耕细作。当前,部分电商盈利状况仍然不稳定,盈利模式单一,需要从根本上继续探索盈利模式的转变。让整个产业链受益,是钢铁电商盈利模式改变的方向,也是钢铁电商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目标。钢铁电商除了追求盈利外,更应该发挥平台优势,整合更多资源,做更多创新,优化服务,为用户、产业创造更多价值。如果采购用户不能通过电商平台实现成本下降,不能用更短的时间找到合适的资源,不能通过平台满足更多便利化需求,那么线上交易与传统的线下交易就没有太大区别。另外,电商平台的真实交易达到一定规模,就可以通过大数据实现定制化生产和销售,做反向定制,这也会使钢厂和需求方受益。对于钢铁电商而言,这就是让产业链各方都受益的发展,而且是可持续的良性发展。

随着野蛮生长的烧钱模式成为过去,不少钢铁电商已经开始深入整合仓储、物流,优化供应链金融服务,在信息、大数据、智能服务方面有很大突破。但是,钢铁电商构建信用体系仍然任重而道远。展望未来,只有信用体系完善,才能使钢铁电商更成熟、更完整、更有竞争力,才会对钢铁行业转型升级起到较大促进作用。

来源:王英广